Back          其他病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g

 1. M.E. - 氣功對於體弱病患者,亦可給與良好幫肋。

2. 關節病患 - 這些部位是頗難治理的,往往多番治理,還是事倍功半。

3. 腦癌 - 氣功所產生的能量是只會為你做一件事,就是把你及身體變回自然。

4. 子宮頸腫瘤 - 有足夠能量立即攻擊,免除後患,此為氣功之功用及效能了。

5. 胃傷了 - 打坐或入靜的境界是無止境的,效用亦無限。

6. 性機能失調 - 我練習的氣功,就是在鍛鍊着這一點使人產生生機之能量。

7. 中風 - 氣功的放氣治療對中風是十分之對症下藥及成功率極高的。

8. 失眠 - 不要依賴藥物,不要理會時間,平時多用感覺,少用腦袋分析思考,放鬆身體一會才睡。

9. 過敏症 - 鍛鍊自己的能量,來抗衡敏感,是十分正確,有效及更正面的處理辦法。

10. 唇瘡 - 很難根治,可以做的就是提昇自身能量或抵抗力,來減低發病時的嚴重程度及病發機會。

M.E.

有一外國女士患有一種叫 M. E. 的病,是一種現在也不全了解的病。病發時,她的痛楚會由背部中間漸漸伸延至全身,曾經差點病發活不下去,雖最終捱過了,但此病患還是終日纏擾着她,令她 身體很弱,很多時會病得無力地躺在床上,不能起來。她嘗試過很多種療法,亦跟我上了數節的氣功治療,隔了大半年,她再來找我,因為她雖體弱,但經過不斷練習,還是真的感受到內氣在體內流轉的舒暢感覺,亦有所得益,所以再來找我治療。這個例子的啟示是,氣功對於體弱病患者,亦可給與良好幫肋。

返回

 

關節病患

一些有長期如腰,頸,肩,膝及脚等關節問題的人,往往多番治理,還是事倍功半,發覺難以根治。因為關節的結構是比較複雜,一旦受傷了,內堬ㄔ秅F瘀血,瘀血多被複雜的多層骨骼封閉着,若沒有把瘀血除去,傷患是極難完全治好,而瘀血瘀塞越久,會變得更濃,便越難清除。當然以練習氣功來提昇能量,及以氣功的柔和動作,來冲擊及治療患處的閉塞血氣,是有效的,但以我治療的經驗,還是要先去處理瘀血,我會以血路疏通的拍打法把瘀血打散打出,當瘀血差不多全除去,就算沒練習氣功,只要自身氣血正常,也不難痊癒。坊間亦有一些血路疏通法的針灸。

有一點要注意的,當我們扭傷了關節之時,不要靜止下來,使血氣停滯,一旦血氣瘀塞不通,便腫脹起來,更難治理,之後亦要治理更久,才會去腫痊癒。若可即時柔和地及耐性地轉動該扭傷了的關節,除了那些傷得太利害的,應可避免腫脹起來,自身血氣不差 的,能轉動一兩小時,應差不多痊癒了。柔和轉動,就是氣功的主要原理之一。柔和就是鬆弛,使血管擴張,血氣旺盛,繼而活動行走,冲擊經脈。轉動是帶動,推動血氣,使血氣更盛,運轉如圓,運行不息。

有數個好的例子:

1.  有一朋友,她扭傷了手腕,我教她輕柔地轉動該處,她就這樣地做了約兩小時,手腕無恙了。

2. 有一外國女子,跟我學習氣功,她自己發現了,一個簡單忸轉跟的動作,經不斷練習,把她因少時學芭蕾舞,弄傷而根治不好的跟,竟然靈活了,後來亦變得越來越好。

3. 有一次,在伸展身體的時侯,可能剛起床的關係,不小心拉傷了腰背,當時痛得躺在地上爬不起來,我沒有立時休息,卻再次慢慢榣動及輕輕拉展腰部,起初是很痛及只能移動得很少,但在不斷的努力下,最後那關節亦鬆了,後來休息了一會再動,如是數次,第二天,雖仍帶點痛,但已行動如常了。

返回

腦癌

有些找我治療的人,也不是因為他們很信任氣功,而是他們已經沒選擇了。像一位患腦癌的女士,她才三十多歲,頭痛了差不多十年,最後得知患了腦癌,電療之後,腫瘤中間是不活躍了,但卻向外擴散,若開刀切除,危險性很大,沒辦法下,她找了我替他治療。她腦患影嚮了她控制四肢的能力,第一節課,便見她慢慢地四肢靈活起來,進度不錯,數次治療後,因U我每次發氣治療她腦部時,之後她也會有點頭痛,住後便沒有找我治療,大半年後,聽聞她不治去世了。

在練功或治療時,通常會感到舒服及能量變得充沛,但有時也是會感到有點不適的,那是你真的生了病的時候。因為氣功所產生的能量是只會為你做一件事,就是把你及身體變回自然,像我們初出生時,是很自然的,若母親在懷孕時,沒有把肚堛漕鄐l身子弄壞,應該是很健康的,肚餓便喊,有需要就叫出來,倦了便睡,身體自然調整,這就是生命保持活力的方法,可惜人成長後,便忘卻了這自然的能力。 人約是自然,就是有了問題,便會感受到問題,如何不適,那堣ˇA,身體自然感受到,亦懂得怎樣調整處理。

所以,那氣功或所氣功所產生的的作用,使趨向自然的過程是會使你感受到身體應感受到的一切,包括不適,身體及自己先知道,才會處理。因為,很多時,長久的不舒服,已經變得麻木了,又或吃了一些藥物,使自己感覺不到那些痛楚,身體亦慢慢變得不懂自動處理, 那患腦癌的女士,就是如此,而若此狀况繼續下去,怎樣壞的問題或病痛也會因為累積下來而發生,如癌症。

自然就是道,越自然,越能與大自然溝通,越能融會自然能量,最後你就是自然,自然就是你,你就像自然一樣充滿能量,健康也垂手便可得,更高的境界也在望了。

返回

子宮頸或卵巢腫瘤

我發覺近年找我學氣功或治療的女仕,很多是已患有子宮頸或卵巢腫瘤,有良性的,亦有已成U惡性癌腫瘤的。還好大多還有時間去處理,學習氣功後,多已能把病情控制。我亦盡快把強猛的功法教授與她們,因為這就是一與時間的競賽,亦是一塲能量的戰爭。

能在腫瘤未壯大時,快點增自己的能量血氣,便多一點勝算,此消被長,不進則退。好比兩軍大戰,自己防守弱,自然易被攻陷;反則擴大軍力,攻陷對方便不難了。能無病時便先學習一些增強能量的運動如氣功,鍛鍊能量,使病毒或身體異變不能出現,或出現初期,便有足夠能量立即攻擊,免除後患,此為氣功之功用 及效能了。

要小心一些不自然的療法,如抗生素治療,化療或開刀切除等,會在治療過程中,大大傷害了身體,令身體及能量變得不自然和弱,自療或免疫能力當然降低,很多時使情况惡化,有可能變得最終不能救治。

 返回 

 

胃傷了

那是很久以前了,練了氣功也只是三數年,有一次臨睡,吃了碗麵,睡夢中已感到胃部不舒服,終於痛得起來嘔吐,知道胃部受傷了,我立即盤膝打坐,那次進入了極深的境界,感到全身的內氣都往胃部冲去,不斷的治理着受了傷的胃部,到後來自己就像只剩下胃部,身體其他部份已感覺不到,像都不存在似的,打坐完畢,胃部好了很多,兩三天後,胃口便完全恢復無恙。

打坐或入靜的境界是無止境的,效用亦無限。每人也可能進入不同境界而產生不同作用,以陰陽之理論來說,有陰便有相對的陽,相反亦如是,若你入靜至極靜之境,那就是陰之極,自然產生陽之極,那就是無限的能量或氣,所以治療之效是可以極大的。入靜雖很易,你只需要靜下來嘗試便可,但入得深卻不易,現今都市人,大多都把人生上種種的事情放在心頭上;放不下,便靜不來。

我記得自己年幼時,要睡便睡,學了氣功,做這靜功打坐也不難入靜,因此那次胃部受傷,亦可憑靜功自療,但年紀漸長,卻不懂放鬆心情,凡事都會細想,思慮,入靜便變得困難,直至近年自己才較明白世間萬物運行之道,遇事不會像以往般放在心上,對大自然產生信任,不會凡事憂慮,腦袋變得空閒而清靜,靜功亦做得越來越好。

返回

 

性機能失調

性機能失調主要是男人的問題。 亦有這樣問題的人來請我幫助。 我有一些親身的經驗, 在連續數天很努力地作能量輸送治療之後,有時因為運用太多自己的能量,感覺到自己的腎有特別弱的感覺,甚至有點痛,性機能真的有點失調,幸好,我練習的氣功,就是在鍛鍊着這一點使人產生生機之能量,大約數天至差不多一星期,通常也一切回復正常。

返回 

 

中風

中風,就像已往一般多是老年人的病患,現今都有年輕化的趨勢。當人中了風,身體癱瘓了,我可以做的,也只有作放氣治療來幫助病人。以我醫治的病例經驗來看,放氣治療對中風是十分之對症下藥及成功率極高的。因U中風是由於腦內血氣閉塞,而使病人四肢失了活動能力,有強而有力的氣或能量推進及打通已閉塞的血脈經胳,活動能力便回來了。剛康復的中風病人,能學習氣功,更能加快自己的徹底痊癒。而氣功大都是一些簡單柔和的動作,所以也是十分適合年老體弱及患了病的人練習來自我治療。

返回

 

 失眠   

現代人的失眠,大都是都市性的失眠,因為在這繁囂的生活中,各種不斷的壓力,擔憂,恐慌,也在在使人不能安睡。若只是不太常發生,那也不是一個大問題,雖然第二天的精神一定不太好。因為人的身體是會自己自然調節,今晚唾不好,明天便累了,入睡自然容易了,就算再睡不好,隔天便必然倒頭便睡着了。最難處理的是,失眠已經是一個習慣,或每晚都是重複着發生,每到上床要睡眠的時候,心中便冒起一絲恐懼,恐懼是否今晚又失眠了。恐懼形成失眠,失眠再形成恐懼,互相糾纏,再分不出那個是因,那個才是果。而長期的失眠,所造成的身心問題是極之嚴重的。

在我們睡眠時,至少在最初進入睡眠的階段,腦部的內部運作或意識是微弱及差不多停止的,及後才可能轉為做夢之腦部活動。失眠大多是因為腦部意識還是活躍,不能關上,可能是擔心着事情,或思索着問題,亦可能是心緒不能平復如失戀,突然失去重要的人和物或不能接受一些新的變化等等,自己在不停地想着。

在思想不停地運作着的時候,是不能對腦部下指令,去叫它停止運作的。除了我們根本不習慣或不能這樣地操作我們的腦袋,可能因為對腦部下指令,亦是對它的一種運作,不會使它停止運作。我們思考着的時候,其實是在進行着分析,策劃着的事情,想像着種種的可能性,亦可能是在胡思亂想。那是我們長久習慣的保護系統,一旦擔憂,腦袋思緒便起動,這是個根深柢固地植入了的程式,自己卻已忘記是在擔憂着。我們太習慣了憂慮了,若是空閒時,或做着一些機械性的事情時,腦袋便會很自然地正運作着,去分析,去安悱,去思考。所以當我們躺在床上,想去睡時,身體沒有運作,腦袋便很自然地自動地開啟起來,若不是太累,還有能量供應運作,思想便停不了下來,便很容易引起失眠了。

我自己是一個思考活躍的人,以往亦很容易在晚上因為在想事情,臨睡前腦媮椄O在不停地活動着,便失眠了。後來練功進步了,打坐入靜也入得較容易及深入,還有現在看事情較透徹,得失亦看得開一點,睡眠便變得輕易。亦曾在一些學習班及講坐教授放鬆,靜坐及一些幫助睡眠的方法,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及經驗。

 1.平時多用感覺,少用腦袋分析思考,特別是在睡前時。

擔憂是與喜樂相反的,不會同時存在。分析的思考,是源自憂慮,帶來緊張,不利睡眠;去感受是一種放心的情緒,是接近喜樂的,所以思考與感覺互相不會同時存在。所以用心去感覺,感受時,腦部的思考便會停止,是對睡眠非常有幫助的。若能多用感覺,便多接近喜樂多一分,若持績去習慣思考,便多接近擔憂,那樣的人生你會喜歡多一點呢?。

在我們喜樂着的時候,我們是在感受,感受着那喜樂,是真正地脫離了擔憂。我們應想想,是要以感覺去生活,還是要以思考去生活。若思考可正確地完全解决問題,那我們人生應越來越美滿了,這亦應已是大同世界了,因U世人是那麼的習慣去思考。沒有真確的感受,去作决定,亦是否對自己的人生的最正確决定呢?大家可以以自己過往的人生來參考。

 

2. 不要躺下便睡,嘗試站或坐在床邊,像靜坐般,放鬆身體一會才睡。

很多時我們沒有好好的做睡前預備。我們要預備的是身體與思想,身體要放鬆,思想亦要鬆弛。若思想沒鬆弛,可能會很難入睡,入睡了睡眠的質數也不會好;身體沒有放鬆,則即使睡得還好,也可能醒來時,發覺某肌肉會酸痛,特別如頸部的位置,這是因為在睡眠時,肌肉在緊張,或持續在一個不舒適的姿勢所致。

我習慣臨睡前,會先入靜打坐,直至身心皆鬆弛,才去睡,那睡眠質數才可保證良好。

 

3. 不要理會時間。

我們對於時間的觀念,是一個在認為它是在不斷流逝的情况,在這樣的心態下,會很在意時間。時間這事物,就是越理會與在意它,越是感受到它的流逝,越是使自己處於緊張的狀態。

同時,睡眠的質比量更重要,要知道,有時我們少睡片刻,也能酣睡舒暢;有時躺在床上很久,也覺睡得不夠及不好,整天還是沒精打采的。

在睡前,及睡到中途,切忌看鐘錶,去計算還有多少時間去睡,因U這樣會使自己緊張及不安起來,更難再次入睡,也會睡得不好。倒不如,忘卻時間及一切,倒頭去睡,還會睡得痛快。若害怕自己睡得太好,聽不到嚮鬧,不能準時起床,可放那些不會停的鬧鐘,或多放一兩個鬧。

 

4. 若睡了一會,還不能入睡,那應該坐起來,使自己身心鬆弛了,再躺下去睡。

在躺下久了,還沒有入睡,意識會混亂起來,比剛上床時,更加難入睡了。我的習慣是會坐起來盤膝靜坐,感覺到身體及心靈都進入鬆靜的境界,或簡單來說,已有一種半睡的感覺,才再躺下,通常很快便沈沈入睡。

 

5. 不要依賴藥物。

若我們慣用藥物去幫助睡眠,長遠來說,那就只是把問題加深。

就像其他問題一樣,慣常借助藥物去處理身體上的毛病,會使身體失去自我製造治療此毛病的所需之能力,除了毛病會加深之外,生理及心理亦變得依賴了此藥物,產生更多問題,使情狀更複雜。

 

6. 凡事放開一點,看透徹些,那麼人也容易安靜,容易入睡。

其實我們對於某東西是屬於自己的這個想法,是一個錯覺及誤解。

我們很容易認為身邊的一切人和物,名和利,像是屬於自己的,所以一旦失去了,便悲從中來,亦影嚮了睡眠。其實屬於自己的只是那個關係 及一切的經歷吧了。自己擁有的就只有自己的身體和感覺,但也不是永遠的,因為一切皆無常,每一刻都在轉變着。

若你相信是有靈魂存在,永遠擁有的,便只有這個了。若你像我一樣,相信一切皆是能量,那能量與能量之間,是沒有確實的分離,就像你與空氣,食物,及不同的份子,是不停地融合,亦不停地分離,沒有真正的獨立體,而所有存在的,亦連結着,可以只算是一個單位,所以你是擁有着一切。

其實我們亦擁有以能量創造一切自己所想要的東西的能力,像氣功理論說的,意到氣到,意識着,便在以能量形成,的而且確,所有人都是意識着自己的信念形成着自己的世界。最可惜的是,極大部份的世人,還在意識着擔憂和恐懼,亦形成了這個充滿擔憂和恐懼的世界。只要大眾把意識改變為愛與歡樂,這世界才會成U真正的樂土及天堂。

返回

過敏症

過敏症在今天的社會媗亃o越來越普遍,人類也對越來越多樣的東西敏感,一些常見的東西,如花粉,海鮮,花生,麥,塵埃等等,數之不盡。導致問題趨向嚴重的原因,我認為除了世界各層面的污染越來越惡化,像空氣,食物,水源,甚至空氣的電磁波等等,這使人類的免疫能力降低;而我們多樣化的生活,也更容易接觸到不同的東西。更壞的,現在很多人會因為過敏而至命。

 每一個人對某一樣事物產生敏感的原因,可能是極複雜的,去探求原因,倒不如研究醫治或減低過敏的方法,來得有用及實際。我個人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及鍛鍊能量,有一點能量與過敏關係的心得。

過敏的反應嚴重與否,與你能量的狀態的高低是成反比的。當你能量弱的時候,如精神狀態不好,身或心疲累,情緒低落,過敏的反應會來得比較嚴重;相反你能量充沛時,就是自己感覺精力充沛,精神奕奕,心境暢快,就算產生了敏感,情況也來得輕微。

當然如能明白自己對什麼東西敏感,盡量避免去接觸,也是應該要去做的,但是我們都知道,一百巴仙的避免並不太可能。所以鍛鍊自己的能量,來抗衡敏感,是十分正確,有效及更正面的處理辦法。

 我記得小時候很怕熱,夏天的時候常常開著風扇睡覺,有天我突然想到,把本來左右擺動的風扇,停止了它的擺動,使風向無時無刻直接地吹向自己,使自己更涼快地去睡;過了一段日子,我變得很容易打噴嚏。直至多年後,我一旦輕微著涼,或到了塵埃滿飛的地方,便會不停地打噴嚏起來。嚴重的時候,十分地影響著日常生活,傷風感冒時,鼻水也來得特別利害。幸好後來功力與日俱增,能量越來越好,這過敏症便變得越來越輕微,對生活也沒有多大影響。

今天大多數人一旦身體上產生問題,人們常常會吃一些藥物,像是吃了這些藥物,身體便會健康了。其實這種對藥物依賴的心態,除了多少是逃避了要去鍛鍊身體來得到健康的心理,也容易造成,使身體不能夠自然產生去處理此問題的能力,大致上也可以說是,使免疫能力降低。

自古道家上所說的煉丹,有不少人認為其實是鍛鍊自己的內丹,就是練氣,使氣血壯健,經絡暢通,身體自然健康,我十分認同這樣的說法。

同樣,敏感症若只靠藥物去處理,我個人認為,不算是康復,只會一生都依靠著這藥物;一旦身體對藥物麻木了,敏感症病發,更難處理。若果能夠以改善身體,去處理敏感症,我相信是更正確的辦法。

一件事物,有反面的作用,也會有相對地的正面作用。敏感症亦如是,它也會是身體上能量的指標,身體能量減弱的訊號或警號,只要多加留意,也很有幫助。

一旦身體上出現了敏感,多少是反映出,身體上的能量狀態降低了,應避免再損耗自己的能量下去,及多加休息,以免更嚴重的問題出現,當然若能練習一些如氣功去提升能量更佳。

返回

 

唇瘡

唇瘡是一種由過濾性病毒引起的常見皮膚疾病,病性很輕微,但患上了,卻很難根治,會久不久復發。沒有這病的人,可能不覺得怎麼樣,但有此病的人,一旦病發,是很煩惱的,試想,當你面上長了一棵大暗瘡的時候,你也會很在意人們看著你的目光,何況是在口脣上長了更大更難看的瘡疤。在與人接觸的時候,會很害怕別人看見你的發病之處,想逃避卻很無奈地要面對,那種痛苦,不為外人道也。我很清楚,因為我也有此病。

記得小時候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口脣與鼻之間潰爛得很是利害,可能是過濾性病毒侵入了神經,此後一直久不久便會唇瘡發作,很多時候甚至很利害,心情變得很壞。

漸漸地發覺,每當自己體力下降時,精神變差時,便往往會發作,而大多治唇瘡的藥膏,也沒多大用處。又曾經在一段時期內服下很多抗生素,也不是特別疲累,卻發作得非常厲害。也因為此病,我很努力地以氣功鍛鍊自己的身體,以防能量下降病發。所以說,有陰必有陽,有壞處亦必有好處,凡是有反面的作用,就由正面的作用,我今天能夠教授氣功,以及以氣功治療別人作為職業,有多少拜此病所賜,有時亦覺得,此病就像是我的師傅,督促著我的功力成長。

也體會到,越是自然,越是高能量,抵抗力亦越高;那些西藥,我已至少十多年沒有服食,像抗生素一般利害的藥物,因為沒有利用自身免疫力去對抗病菌,而會減低了自己的免疫能力的藥物,則更加不用說了。記憶所及,自從自己的能量變得越來越好,已經很久沒有發作,就是之前發作也很輕微,我會加強練功,有時真的能夠以能量把它壓下去,使它發不出來。我相信不久之張來,我的能量已能根治此病。

雖然唇瘡是小病,但患有此病的人卻很討厭病發,可以做的就是提昇自身能量或抵抗力,來減低發病時的嚴重程度及病發機會。樂觀來看,亦可以以病發的嚴重程度來看自已當時的身體狀况。能提防於身體變弱之初,則應自知去改善身體,以免患上更嚴重病症。

返回